江苏中超电缆:當前逆周期調節的三個特點

中超天津泰达比赛直播 www.zdvum.icu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劉學智

  進入5月以來,內外需求走弱壓力加大,引起市場對宏觀政策進一步趨于寬松的預期。甚至有境外機構激進地認為,我國宏觀政策將全面寬松,加大刺激力度。

  如果需求走弱導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則需要繼續采取逆周期調節政策,重點擴大有效內需,穩增長、穩就業應成為宏觀調控的首要目標,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需要全面放寬強刺激。

  經過改革開放以來40年的發展,特別是過去十年的結構轉型,我國已經具備應對內外部壓力的能力,具有很大的發展縱深和充足的韌性。逆周期調節政策效力已經并將持續釋放,全年經濟增速落在6%-6.5%的目標區間的難度不大。

  今年計劃加大鐵路投資8000億元、公路水運投資1.8萬億元,地方專項債券發行規模提升到2.15萬億元。不少人認為這是全面刺激的具體表現,揣測十年前的“四萬億”計劃可能再現,并將進一步擴大我國債務規模,引起債務風險。

  我認為這種觀點是有失偏頗的,逆周期調節不等于全面寬松,而是更多地體現在結構性支持上。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程度、內外部環境與十年前有很大的區別,宏觀政策的逆周期調節也具備諸多新特征,特別體現為貨幣投放、房地產調控、減稅措施三方面和以往不一樣。

  流動性釋放有保有壓

  在貨幣投放方面,流動性釋放有保有壓,嚴控宏觀杠桿持續增長。

  央行在貨幣政策操作中多次提到“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絕不搞“大水漫灌”。逆周期調控的核心是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速、信貸增速與名義增速相匹配即可。當前M2、信貸增速與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分別回升到8.5%、13.5%、10.4%,都高于一季度名義經濟增速,基本滿足了流動性合理充裕的要求。

  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對我國的潛在經濟增速進行了分析,當前經濟實際增速與潛在增速相近,產出缺口接近為零,實體經濟供需基本保持平衡。在此情景下,貨幣政策刺激的邊際效用非常低,不能促進經濟實質性擴張,只會體現為通脹上漲。因此,在不發生意外事件沖擊到經濟增長失速和就業風險加大的情況下,沒有必要進一步全面釋放流動性。全面降準和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將難以成為貨幣政策調節工具的選項,但繼續針對中小企業的定向金融支持力度不會減弱。

  從宏觀杠桿來看,近幾年去杠桿取得階段性成果,宏觀杠桿水平沒有繼續升高。但當前243.7%的杠桿水平仍然偏高,在國際上處于較高水平。仍然需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桿,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實施逆周期調節要適時適度,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嚴控宏觀杠桿進一步增長。

  在嚴控債務杠桿、防范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背景下,資金來源問題仍將是制約基建投資的關鍵因素。即便有大量基建項目出臺,當前基建投資增長仍然較緩慢,1-4月基建投資(不含電力)增速為4.4%,僅比去年最低時上升了1.1個百分點,仍然低于全部投資增速。因此,未來基建投資有望繼續緩慢提速,但難以像過去那樣飆升到20%以上的高增長,不會因此帶來新一輪地方債務風險。

  堅決遏制房價上漲

  在房地產調控方面,政策不會全面放松,仍要堅決遏制房價上漲。

  為了提振經濟應對金融?;寤?,十年前在加大基建刺激、貨幣發行的同時還全面松綁房地產政策,將房貸利率下限降為基準利率的0.7倍,最低首付款比例降為20%,下調契稅稅率到1%,點燃了房地產市場。

  當前的逆周期調節與那時候不一樣,最大的差別就在于房地產政策。今年房地產政策的主線為因城施策,曾被市場解讀為放松的信號,這其實是誤讀。年初以來的確存在部分城市和地區房地產政策邊際偏松的現象,全國主要城市房價普遍出現小幅上漲,但并沒有看到房地產政策全面放松的跡象。我認為,房地產政策調控的目標應盯住房價。在房價可控的前提下,可以適度放開管控政策;當存在房價上漲預期和壓力的時候,政策只能緊不能松。

  在當前的宏觀指標中,房地產相關數據是相當亮眼的。1-4月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上升到11.9%,為2014年末以來的最高值,是拉動固定資產投資的主要力量,遠高于基建投資和制造業投資。但房地產投資亮眼的數據可能難以長期維持。由于1-4月房地產開發企業土地購置面積同比大幅下降33.8%,降幅比1-3月份擴大0.7個百分點,將對后續房地產開發投資形成制約。

  當前再次出現房價上漲的苗頭,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已經對多個房價上漲明顯的城市進行預警提示,表明房地產政策不會顯著放寬。預計房地產投資在下半年可能放緩,繼續依靠房地產拉動投資的空間將逐漸收窄。以房地產業為支柱的發展模式已經不具備可持續性,經濟增長對房地產業的依賴應該減弱。

  減稅的積極效應將持續體現

  在減稅措施方面,減稅效應有待顯現,力度可以更大、范圍可以更廣。

  通過以上分析,在嚴控債務的前提下,基建拉動經濟的邊際效用減弱,繼續依靠房地產的發展模式也很難長久維持,那么,逆周期調節的著力點應在哪里呢?減稅應是當前最大法寶,減稅的積極效應將持續體現出來。

  近年來,全球掀起減稅潮,主要國家都以此作為削減實體經濟成本的主要手段。我國也在加大減稅降費力度,但宏觀稅負在全球主要國家中仍然偏高,未來減稅的空間仍然很大。

  減稅的最大憂慮是影響財政收入,如果財政收入大幅下降,必將導致當前稅收的減少,影響財政政策的逆周期調節力度。但是從中長期來看,減稅將激發企業增長潛力,市場規模擴大將擴大稅源,稅收收入可能反而是增加的。

  今年將繼續加大減稅降費力度,計劃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比去年1.3萬億元的減稅降費規模進一步擴大7000億元。減稅的措施主要有下調增值稅稅率、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實施小微企業普惠性稅收減免政策等。

  大力度減稅降費一方面有助于降低企業成本,特別是促進制造業企業利潤改善,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增強企業經營的信心,將給企業活力提升注入強大動力。企業作為經濟中最重要微觀主體,其活力的提升無疑將對穩增長、保就業、提收入等起到良好的支撐作用。

  未來仍有很大的減稅空間,力度可以更大、范圍可以更廣。第一,未來需要繼續推進增值稅稅率三檔并兩檔,進一步下調最高檔稅率。重點下調制造業、交通運輸、通訊、電子、零售、農產品生產等的增值稅稅率,擴大高技術產業投資支出、科技創新研發費用的稅前抵扣優惠。第二,在時機成熟時可以探討企業所得稅率的下調。主要制造業大國都在開展企業所得稅綜合稅率的下降,如果我們不作相應改革,可能會削弱成本優勢。第三,個稅改革也應繼續深入推進,擴大個稅抵扣項目,降低工薪階層稅負,以此提升居民消費能力。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