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17年中超积分排行榜:125億下落不明,飛馬國際爆雷緣起大股東債務?;?/h1>

中超天津泰达比赛直播 www.zdvum.icu   前有康美集團300億現金不翼而飛,后有康得新122億現金不知去向,如今難道沒有百億資金問題都不好意思叫“白馬股”了么?

  前一陣浪潮還未平息,深圳市飛馬國際供應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馬國際)又緊接著爆出大雷。

  年報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之后,又遭深交所和證監會雙重關注,不但信披違規還被質疑125億款項真實性存疑。

  禍不單行,自從去年控股股東被強行平倉之后,被列為失信執行人,直接導致公司多起訴訟,銀行賬戶、各項資產被凍結,公司陷入巨大流動性風險。

  雙重問詢125億存疑款項

  趕在披露期的最后一天,飛馬國際終于發布了年報。審計機構對其年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同日公告顯示,因信披違規飛馬國際正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自5月6日起股票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特別處理。

  隨后,5月17日和18日,飛馬國際接連收到深交所年報問詢函、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

  關注的主要內容都是此前飛馬國際年報中披露的共計125.02億元預付賬款、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的真實性、可收回性以及對其計提壞賬準備的合理性。

  年報顯示,飛馬國際主要經營業務包括供應鏈管理服務和環保新能源業務,以“供應鏈管理+環保新能源”雙主業發展為發展戰略。

  2018年飛馬國際實現營業收入410.49億,下降33.13%,歸母凈利潤虧損22.08億,同比減少821.64%,扣非凈利潤為-21.69億,同比減少1368.5%,自上市以來首度出現虧損。

  正如問詢函和《決定書》中質疑的那樣,2018年末飛馬國際預付款余額87.73億,同比增加25.45%,占期末凈資產440.12%;應收賬款余額21.36億,同比減少14.34%,占期末凈資產107.17%,其中4.44億全額計提壞賬準備;其他應收款余額15.93億,其中其他單位往來13.25億,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2018年末飛馬國際共涉及41項未決訴訟,涉及訴訟/仲裁本金合計37.96億,飛馬國際并未對此計提任何預計負債。

  回顧過去,飛馬國際自從2008年上市以來預付賬款、應收賬款都有較大幅度的上漲,尤其是預付賬款,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98.37%。

  

  據審計報告所述,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基礎就包括無法確定“與貿易執行相關且長期未結算的預付賬款的業務實質與收回的可能性”、“逾期應收賬款真實性和壞賬準備計提的充分性”。

  直白點說就是,125億資金被以業務交易的名義分別進行了轉移,暫時不知其去向。

  爆雷緣起控股股東債務?;?/p>

  截止2018年末,控股股東飛馬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馬投資)持有上市公司飛馬國際股份7.86億股,占總股本47.53%,累計質押股份為7.52億股,占其持有股份的95.75%。而在2017年底飛馬投資還持有飛馬國際48.48%股份,質押率為84.96%。

  

  自從2018年10月控股股東飛馬投資因股票質押回購業務違約被萬聯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創業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五礦證券有限公司通過集中競價交易的方式共計減持1576.15萬股飛馬國際股份之后,共八次被動減持上市公司股份,原因皆是股票質押回購業務違約。

  而截止5月22日最新公告,控股股東再次被動減持0.02%,減持后占總股本份額為45.88%,并且后續可能存在繼續被動減持股份的情況。

  同一時間,2018年10月飛馬國際公告稱,2016年由控股股東飛馬投資以其持有的飛馬國際股份為標的發行的5億可轉換公司債券(一至四期)皆未能如期償付應付利息及相關回收款項。

  貓妹注意到,飛馬國際2018年年報顯示賬面貨幣資金余額尚有31.84億,難道就不能償還到期的債務么?還是跟康美集團一樣,賬存實亡?

  

  受此事件影響,中誠信證評決定將飛馬國際的主體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BBB,并繼續將其列入可能降級的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除此之外,飛馬國際還有5億面值債券即將于2019年7月到期。

  而控股股東飛馬投資由于股票質押爆倉,被列入“失信執行人”名單,飛馬投資和飛馬國際共同實控人黃壯勉被限制消費。

  

  同時,由于股票質押爆倉和債券違約雙重影響,控股股東、實控人所持飛馬國際股票被法院輪候凍結比例分別為95.84%和100%。

  在此多事之秋,飛馬國際高管也紛紛減持套現。據公告顯示,自2018年9月至今,公司董事共計減持飛馬國際股票1138.91萬股,合計金額約為5133.4萬,除此之外,目前以公告的還有58.77萬股減持在路上。

  被債務壓垮的“飛馬”

  一石激起千層浪,投下股票爆倉和債務違約的石頭,泛起的漣漪一圈圈擴大。

  正如前文提到的,由此帶來的金融借款糾紛、票據糾紛、貿易糾紛和勞動糾紛等訴訟案件共41起,涉及金額37.96億,僅有兩起案件已被法院判決,均判飛馬國際敗訴,共需支付原告2億元本金及利息。

  而與年報同時發布的還有一則銀行賬戶及股權資產被凍結的公告,截止4月30日,飛馬國際及子公司共有21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合計被凍結金額為5367.97萬,此外還有7個債務人對旗下子公司申請了資產保全。

  飛馬國際給出的原因依然是由于大股東債務?;賈律鮮泄咀式鸞粽?,部分債務到期未能償還,導致債權人采取訴訟等措施進行財產保全。

  事實上,債務人申請財產保全等措施也可以看出飛馬國際本身流動性風險就已經很高了。

  2018年末,飛馬國際短期借款有44.45億,一年內到期的流動負債17.37億,流動負債高出流動資產1.48億,負債合計146.6億。

  年報顯示,2018年末飛馬國際流動比率下降23.76%至0.99,不足標準比率的一半,資產負債率上漲8.05%至88.03%,利息保障倍數也由于凈利潤的原因變為-7.59,下降337.19%。流動性風險不言而喻。

  

  貓妹近來寫了不少大股東自身問題導致上市公司退市?;?,2019年頻繁爆雷也該給上市公司們敲響警鐘,與大股東的過度捆綁終將使其債務?;擁賈磷隕淼牧鞫苑縵?,從而陷入進退兩難的泥潭。(藍鯨產經 徐曉春)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